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女同事】(1.7)【作者:刘雁儿(就是爱咋)】
【我和女同事】(1.7)【作者:刘雁儿(就是爱咋)】
字数:3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第七节:乡下厕所

  阿慧是湖南长坪乡的人,从国道下来还要在乡道上跑好久才到她村子里,看着车外的情景,怪不得阿慧很少回来啦。

  车窗外庄稼长得稀稀拉拉,有好多还是丢荒了,不像电视里播的那样庄稼长得绿油油的,现在好多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村里面就剩老的老少的少,村里的田除了种够自己吃的就让它荒废了。

  所以说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当初废除公社搞包产到户,人们的热情沖天高涨,可现在全国又有多少耕地被丢荒了呢?所以又有了重新搞合作社的事情啦。

  进村的路泥泞不堪,但总算是通了路啦,还好不用下车推。还好农村地方大,到处都可以停车,还不用给停车费,不用担心被罚款扣分。

  阿慧家里的人都跑出来看她的男朋友,围着车指指点点,又钻到车里看。
  阿慧就嚷着叫大家搬礼物到屋里,情景确实热闹。

  阿慧家的屋子半新不旧的,听阿慧说过她寄钱回家盖房子的事。房子不大二楼也只是盖了一部分,农村人大都是这样,有钱就盖一部份。

  家里平常就只有父母在,也确实冷清,今年大哥没有回来,跟大嫂去了大嫂家了,轮着回。还有一个姐姐今年没有回来,听阿慧说也是被逼婚没有回来。
  农村里,特别是边远地方的农村,住的环境还是很差的,特别是还没有解决温饱或者是刚刚解决温饱的家庭,对於提高居住环境还只是一个奢望。所以对於那些走出大山的孩子们,都希望在城里找一个好的工作,特别是女孩子,都希望找一个好的归宿,从此离开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这从某个方面也切合政府扶贫的意念。

  农村里哪一家有什么事情,左右邻居都会过来,有吃的一起高兴,有困难大家帮助,这一点不像城里那样老死不相往来,住了十几年居然连隔壁叫什么都不知道。

  阿慧这次回来,加上又带了男朋友,开了车回来,正是风光八面,小村子里很快就传遍了,一下子来了一大堆人,房子本来不大,就只好借了隔壁的桌子凳子,在房子前面摆上招呼大家。

  正忙活着,阿慧过来拉一下我的手,小声告诉我跟她去一下,我以为有啥事要帮忙,就跟着她到房屋的后面去了。

  房子的后面还有一块空地,种了些菜,还用砖头围了了一个厕所,也没有门,就挂了一个化肥袋拆开的布做的门帘。

  阿慧跟我说:「你站在这里看着,今天人多,怕那个冒失鬼不按规矩咳嗽一声就掀帘而入,我可是黄花大闺女,给人瞧去了可就亏大了。」

  我打趣道:「乡下人民风淳朴,那里都像城里人那么多坏心眼,肯定会打声招呼才进去的啦,哪还会专门去偷窥你。」

  阿慧没有理会我,看来也是急了,匆匆忙忙的就到厕所里方便起来,我站在旁边守护着。

  那个所谓的门帘也没有遮挡严实,也就是纯粹一道德层面的宣示罢了,帘子两边还有好大一条缝隙,透过缝隙看到阿慧蹲在那里。

  阿慧见我看着她,就怒怒的瞪着我,又挥手让我走开,见我还是在那里看着她,就用手拉帘子挡着我的视线。可是挡了这边,那边又露出了更大,我们俩就像做戏一样来回捉弄着。

  一下不小心,阿慧扯的力量太大,还把帘子扯了下来,整个人都展现在眼前。
  阿慧赶紧提起裤子站起来,也不顾得擦拭屁股上的尿了,内裤上还沾着一片卫生巾呢,谁知道那一煞那下面更暴露在我的眼前。虽然以前隔着透明内裤也看过那片芳草地,可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眼前还是第一次。

  阿慧羞怒的说:「叫你帮手看着人,不想我瞎了眼,找了一个色狼来看门,你真不害羞,还偷看人家一个大姑娘拉尿呢?你们城里人真是坏!」

  我回应道:「你真的是乡下人吗?要真的是就不用我看着人啦,你瞧瞧乡下人拉个尿还要找个人看门的?」

  阿慧系好裤子小心走出来,扬手要打我,我闪身躲开道:「你拉完了就赶紧回去吧,我还要拉尿呢。」

  阿慧没有马上走,而是站在门边看着我。

  那个乡下厕所就是在菜地里挖了一个坑,在坑边放了两块砖头垫脚,尿都被土吸掉了,剩下大便留在坑里,什么时候满了就用铲子挖到菜地里施肥,确实是最环保,最绿色的厕所了,还好没有屋顶,四面透风,要不是真会把人熏死在里面。否则城里人就算憋死也不会到里面拉尿的,这也就是很多乡下人到城里后,都再不想进到这样的厕所来的原因了吧。

  我站在门口没有往里面站,里面确实也太髒了,拉开拉炼掏出家雀准备拉尿,见阿慧站在旁边就说:「你刚才才骂我流氓,骂城里人,咋现在又不知道羞耻的站在我旁边看人家男人拉尿啊。」

  阿慧说道:「你刚才看了我拉尿了,我要是不看回去不就亏大了,我肯定不能吃亏的啦。」

  我见她站在旁边执意要看,就乾脆把身子转过来,当着她的面拉起来。
  阿慧一边看一边笑着说:「你知道害羞的吗?你知道啥叫耍流氓吗?」
  我拉完抖抖鸡脖子说:「真是大冷天说风凉话,非要看人家拉尿,看了还要说人家耍流氓,都是什么人啊。」

  这边正闹腾呢,阿慧的妈妈就走到后院说:「看见你们俩到后院来了,干啥呢?看妈种的菜吗?」

  阿慧笑着说:「妈,啊雁拉尿,不知道地方,我带他来。」

  吃完饭收拾好,大哥和嫂子没有回来,我和阿慧就睡到他们的房间里。
  天气冷,加上实在不想在这样的环境里洗澡,就只是在厨房的煮饭大锅里舀了一些热水在厨房边上围出来的洗澡间里随便抹了一下算数。反正北方人天冷好几天不洗澡也是长有的事。

  那次听芳姨说,她第一次跟老公回陕西乡下,看到那种情景,连水都不敢多喝,怕拉尿,住了几天打死都赶紧走了,再也没有跟老公回去过,看来城乡,南北的差别太大了。

  晚上要睡觉了,阿慧跟我说:「阿燕,记得来的时候的约法三章吗?咱们俩可以在一张床上睡,但不能发生性关系的,咱们只是假扮夫妻的。」

  我怒怒的说:「哼!你租我回来,租金还没有给我呢,你要是现在不预付50%的话,我就把这事嚷给你爸妈听。」

  阿慧撒娇的搂着我说:「你不是我闺蜜吗?你不会落井下石的哦。咱俩谁跟谁啊!」

  我推开她说:「你不用在这里假情假意的,你今天大姨妈来了,就算要做也不行啦。」

  阿慧瞪大眼说:「你怎么知道的?我今天才来的月经。」

  我翘着嘴说:「刚才你拉尿的时候被我看到的啊。」

  阿慧羞羞的搂着我说:「人家那么隐私的事情都被你看了,你还不满足吗?」
  我没有理会她,自己脱了衣服就钻到被窝里了,天好冷,刚钻进被子里也冷冰冰的,阿慧把两张被子盖在一起,和我钻到一个被窝里。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